CMS
CMS

期货市场中的“乌合之众”

期货市场中的“乌合之众”

最近,我在看一本老书——法国思想家勒庞的名著《乌合之众》,不过却获得了一些新启发,我觉得很有必要跟大家分享。

索罗斯有一句名言:“控制市场的不是数学,而是心理因素。只有掌握住群众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场,即必须了解群众将在何时、以何种方式聚在某一种股票、货币或商品周围,投资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而勒庞正是群体心理学的先驱。勒庞(1841-1931),时代背景是在法国大革命之后,社会主义思潮变得强大之时。本书初版于1895年,很多思想来源于对法国大革命的反思,对社会主义思潮的批判性思考。例如他发现单纯用自然主义的视角,很多东西无法解释,比如革命中人民的血腥和残忍,需要用群体心理学来解释。本书的中文译名叫《乌合之众》,但其实法文原标题的意思是《群体心理学》。

我也看了不少对于这本书的评论,说实话,很失望。学术界对于本书的评论,集中于对勒庞学术水平的论断,但是,他学术高与低,关我什么事,说了一大堆,浪费我时间。大众对于本书的评论,集中于说本书的观点有很多偏见,但是,是不是偏见有什么要紧,不管是正见偏见,能照亮你的意见就是好意见。所以,我的读书笔记,并不侧重于对作者品头论足,而侧重于作者对我的启发。

01 群体并不比个体聪明。

勒庞讲到:在群体中,智慧不会累加,累加的是愚蠢,而且情绪会传染,群体的表现像一个原始人。

我认为这只是事情的一面,以20世纪的中国而论,文革中相互批斗的群体是在累积愚蠢,但是攻克核武器的群体显然是在累积智慧,所以不可一概而论。我认为,关键的差异点在于是头脑开放还是头脑封闭,在一个鼓励头脑开放的集体里,智慧是累加的;在一个头脑封闭的集体里,智慧不会累加,只有强者的意见和情绪会得到传播。

市场也是一个群体,市场有没有个体聪明呢?

交易员对市场的态度有两个极端:一种认为市场总是对的,因为市场消化了一切信息,而你获得的信息只是一部分,所以你永远没有市场正确;一种认为市场先生很情绪化,对信息的反应容易过度,在情况好时过度乐观,在情况差时过度悲观,经常给出错误报价,而这就是给理性交易员送钱的机会。

我的实际体会则是:市场有时比我聪明,有时比我傻。所以不管你把我往哪个极端劝,我都不会搭理你,因为不符合我的实际观察。也正是基于这一认知,我对于市场的基本态度是:跟随时绝不盲从,对抗时绝不重仓。

02 群体暗示。

价格经常是一种传销行为,主流机构在讲故事,各级交易员一层一层传故事,故事传递的过程就是价格趋势进行的过程。比如2015年的中国股市,本来明明是讲中国梦的故事,市场群情激昂,很多人鼓吹上证指数要超越2007年,要到8000点、10000点,所以大家买买买,配资买。结果剧情变成了去杠杆、打配资,天天上演千股跌停。

这件事说起来,真的像做梦一样。在发生过程中,没有人觉得是梦,但事实上,大家是一起进入催眠状态了。

03 历史重演与分形。

为什么价格具有分形特征?

为什么价格形态不断重演?

我认为这也跟暗示有关。比如以前的图形暗示你哪个点位是底部,所以到这个点位就会有很多人去试探做多,结果就真的变成底部了。比如以前的图形告诉你价格形态是涨100跌30,当这种情况连续发生三次时,就会形成强烈的心理暗示,让你去跟随这个“规律”去做,结果就自发的一再重演。

04 个人在群体中会变傻,会失去自我意识,进入群体无意识。

一个人本来对价格是看空的,但是进入市场以后,一根长阳就可能改变他的三观。在市场汹涌的买盘面前,他会动摇会退缩,会被市场洗脑。从某种程度上说,技术分析其实就是洗脑:用走势来统一市场认知,最终使得参与其中的个体迷失常识,趋势退潮后才惊觉自己的愚蠢。因此,作为交易员,除了要懂技术分析外,还要懂得常识与反控制。另外,当市场进入深度催眠的癫狂状态时,不要跟市场讲理。

05 观念深入到感情中,才具有强大的力量。

勒庞讲到:观念只有深入到感情中,才能通过无意识来自动影响人的行为。

当观念深入群体的头脑,并且成为群体感情时,与之对抗是徒劳的。引发法国大革命的民主和自由的观念花了一个世纪才在群体心中扎根,一旦成为根深蒂固的观念,就会产生不可抗拒的威力!

我认为这就是趋势的本质!趋势的本质是深入到群体情绪的价格判断!趋势的本质就是情中之理。看涨的观念要深化为看涨的情绪,才引发牛市行情!

06 群众爱好幻想。

勒庞讲到:群众爱好幻想。

如今,社会主义是具有活力的最后幻想,它的鼓吹者无视现实,敢于向人类承诺幸福。未来是属于它的!群众从来没有渴望过真理,凡是可以向他们供应幻觉的人,就可以成为他们的主人。

勒庞的预言成真了,在它写完这本书之后,社会主义运动夺得了很多个国家的政权。其实,如果早知道这个逻辑,那么在特朗普和希拉里争总统的时候,就可以提前预判特朗普会当选了,因为希拉里太理性太高冷,特朗普是很会向群众提供幻觉鼓动群众情绪。

我想交易的时候也要选择那些最有想象空间、最能让人幻想的品种。如果一个品种不能让你浮想联翩,欲罢不能,吃饭时也想它睡觉前也想它,那就不要动它。

07 民族性高于制度。

勒庞说:美国实行民主制度,获得繁荣。但西班牙人的美洲共和国,也采取相似制度,但生活在可悲的混乱当中!一个民族是强大还是衰败,不是取决于制度,而是取决于民族性格。制度只是一件外衣,凡是与民族性格不合的制度,就像一件借来的外衣。民族性格是在长期的历史传统中形成的。性格决定命运。决定各民族命运的是它们的性格(内因),而不是政府或制度(外因)。

我觉得很有道理。中国股市和美国股市,显然就具有不一样的特征,这里面有很强的民族性在起作用,不能照搬国外的投资理论和交易系统到国内。

08 深层观念难以改变。

深层观念难以改变,最深层的观念是信仰。比如过去一千多年,很少有人怀疑这个神话:神因为自己创造的动物不听话,就让自己的儿子去承受残酷的刑罚,为这个动物赎罪。居然很少有人认识到这种神话其实荒谬至极!连最有才智的人都拜服在这个神话之下!

今天的社会主义信仰,跟其他宗教相比,是一种低级信仰,因为其他信仰的许诺要到来世才兑现,社会主义信仰却要在现世获得落实,因此只要有人实施它,它空洞的许诺就会暴露无遗,信仰就会身败名裂。

启示:在牛市中如果多头鼓吹的东西,你无法去证伪,就千万不要去做空,只有被证伪,才可以反着干。

09 领袖的特质。

勒庞说:群体需要领袖,领袖是群体的核心。群体意识会屈服于领袖意志。我们说的领袖,更有可能是实干家而非思想家。思想家头脑敏锐深谋远虑,因而也倾向于犹豫不决。实干家意志坚定,被一种信条吸引之后,无视一切反对意见,不惜牺牲生命。

强大而持久的意志力,是成为领袖的重要条件。此外,还要善于用利益和恐惧,用胡萝卜加大棒来驱使和控制群体。

如果我将来成为期货主力,必须要意志坚定,才可以将群体的意志吸引过来贴附我,成为我的助力,如果价格经常被打破位,那就很容易树倒猢狲散,群体反而要弃我而去了。

10 群体时代的来临。

技术进步给社会带来巨变,群众的势力越来越强,人类社会从豪强时代进入群体时代。

那么期货市场呢?会不会从豪强时代进入群体时代?价格到底谁说了算?是大户,还是产业,还是我们人民群众?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人类历史的演变证明,当人民群众拿起武器联合起来,有共同的信仰和理想,世界就是属于他们的。我的使命就是为这个时代服务!为每个交易员铸剑!

2019-09-03 23:21:18
0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