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S
CMS

96费改三周年的变与不变

注:开放转载,请注明出处

96费改三周年的变与不变

支付之家网(ZFZJ.CN) “如果以2016年9月6日起正式实施的“96费改”557号文为标志,新一轮刷卡手续费改革至2019年9月6日恰好已经进行了整三年,而此时距90年代初期中国支付行业刷卡手续费调整的开端已逾三十年。”

其实这段话是我在去年今天写下的,只不过修改了一下时间。

如果回想“96费改”实施以来的这三年时间,我们似乎很难笃定的认为其完美无缺。

“96费改”本意侧重于降费降本,就其对市场各方的影响来看,商户、发卡银行、银联、消费者似乎均能从中受益。可对于“96费改”,支付业界似乎仍旧褒贬不一。事实上,由于各方的出发点和角度不同,这个问题也许永远会莫衷一是。

2016年3月,发改委和央行发布了《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对银行卡收单业务的收费模式和定价水平进行了重要调整,于2016年9月6日正式实施,因此被业内称为“96费改”。

96费改三周年的变与不变

“96费改”前,银行卡收单业务执行的收费标准为发改委2013年1月16日发布的《关于优化和调整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66号),该通知由政府指导价变成市场化定价,借贷分离,把商户分类从六类调整至四类,并直接将银联、发卡行和收单机构三方原有的“721”分成模式打破。

目前我国收单市场格局中,主要包括发卡行、收单机构及银联。其中,收单机构向商户收取的收单服务费也是需要由商户承担并体现在刷卡手续费中。在交易产生之后发卡行将向收单机构收取发卡行服务费,而银联则向收单机构和发卡行同时收取网络服务费。

银联的网络服务费向收单机构和发卡行分别收取0.0325%,不区分借、贷记卡,单笔交易的收费金额不超过6.5元(即分别向收单、发卡机构计收时,单笔收费金额均不超过3.25元)。收单环节服务费由之前政府指导价改为实行市场调节价,由收单机构与商户协商确定具体费率。

发卡行服务费为为借记卡交易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35%,贷记卡交易不超过0.45%。借记卡交易单笔收费金额不超过13元,贷记卡交易不实行单笔收费封顶控制。

费改是以降低商户手续费为“大目标”的,那既然费率降低了自然有一方或者多方承担了为商户所降低下来的利益。96费改最大的特点是借贷分离费率统一以及收单环节服务费由收单机构与商户协商确定具体费率。费改后我们就预言,按照新的利益分配规则,最大的受益方为发卡行,那么银行一定会加大发卡量。

果不其然,根据人民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末发卡量为61.25亿张(信用卡4.65亿张),而到了2018年末则达到了75.97亿张(信用卡6.86亿张)。而值得注意的是,统计周期内的这两年时间,信用卡则增长了47.5%!

96费改是银行信用卡业务的盛宴。

可以说,“96费改”搅动了国内信用卡市场的一潭春水,让银行尝到了费改带来的甜头。

除了银行以外,业内人士曾分析称,在“96费改”的政策影响下,收单环节收费水平仍将处于下行通道中,支付机构将面临更为严峻的盈利挑战,收入多元化转型迫在眉睫。

更有甚者,借着去年“96费改”周年之际,或直接或间接的在进行费率调升的工作,甚至于出现疯狂跳码的情况。要知道,彼时银联已确定对于超市等部分类型商户设置的优惠费率继续延期两年。可即便如此,都没有阻挡的了支付公司们借着“96费改”的名义割韭菜。

从某种意义上讲,96费改确实是解决了一些行业顽疾,但是并不彻底,这个能需要留到下一次了。

三年前,因为收单机构的服务费由政府指导价改为市场调节价,不少观点认为收单机构将面临血洗。然而今天看来,收单行业不仅没有被重挫,反而是逆势向阳。这三年前已经有汇付天下、拉卡拉等主业聚焦线下收单的持牌支付机构登录了资本市场,且业绩表现抢眼。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块蛋糕的不同切法而已。

96费改三周年的变与不变

中国的银行卡市场共经历过五次刷卡手续费价格改革,每一次几乎都“轰轰烈烈”。

第一次定价是在1992年。1992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298 号文件《信用卡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各银行向特约商户收取信用卡交易回扣比率在1%~4%之间;

第二次价改是在1999年。1999年,中国人民银行颁布17 号文件《银行卡业务管理办法》,第一次将手续费进行行业划分,并且制定了利润分配机制。那时,银联尚未成立;

第三次是在2004年。2004年,中国人民银行批复126 号文件《中国银联入网机构银行卡跨行交易收益分配办法》,办法固定了发卡行收益和转接清算机构网络服务费,收单方收益则由收单机构和商户协调确定,业内将该定价模式归纳为7∶1∶X。这种模式有利于收单行根据自身业务需求进行手续费定价,这次价改助推了POS机具的铺设。

第四次是在2013年。2013年,根据《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关于优化和调整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66号)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切实做好银行卡刷卡手续费标准调整实施工作的通知》(银发〔2012〕263 号)相关规定,境内银行卡受理终端发起的消费交易的发卡行服务费和银行卡清算组织网络服务费实行政府定价,收单服务费实行政府指导价。商户类合并调整为四大类六小类,费率水平有较大下降(平均降幅为23%左右),发卡行、收单机构和清算机构三方分利比例为7∶2∶1。

第五次就是2016年的“96费改”。在“96费改”之前,银行卡收单市场的积弊多年。集中的问题在于套码、切机、信用卡套现、渠道套用等方面。

根据时间线,第五次费改距离第四次仅过去三年时间,而今天距离第五次费改也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

这三年间是扫码支付爆发的三年,不少持牌收单机构本质上已经成为微信支付宝的服务商。这三年是轰轰烈烈的支付整治的三年,每年上百张罚单单张罚金超千万元。这三年,银联真正开启二次创业,云闪付横空出世,誓要站稳支付行业一方江山。这三年,微信支付宝们在创新在颠覆在一往无前。

回望三年,收单行业唯一不变的是一直在变。

- - - - - - - - - -

来源丨支付之家网( zfzjcn)

责编丨包子( zfzjxh)

支付之家网(WWW.ZFZJ.CN)

添加微信/QQ号: 80027302,加入支付之家系列社群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支付之家网立场*

2019-09-06 02:13:19
0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