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
搬运工

天道:肖雅文的爱情观,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接受么?

原文地址http://www.toutiao.com/a6822967205907399180/

在以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改变的电视剧《天道》中,肖亚文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角色。从开始到最后都是以肖亚文为线索展开,“承上”是对于丁元英,她一开始作为丁元英的助理而在剧情中出现。“启下”最后她接手了格律诗。

以故事的发展情节来看,可理解为丁元英整个计划中一个不可或缺的纽带和媒介。

她是个非常理智,并且很有自知之明的女人,她从一开始就在自己和丁元英的中间画了一条线,一条怎样都不能逾越的分界线。

丁元英只是自己的老板,我尽心尽力帮他做事就行了,他只是一个可以给我打开一扇窗学到知识的老师,我把握机会认真学习就对了。

至于其他的,尤其是感情,都不是自己应该去想和去参和的。而她的爱情观,在和欧阳雪,芮小丹的一次聊天中可见一斑。

天道:肖雅文的爱情观,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接受么?

肖亚文又拿出一个杯子,给芮小丹冲了一杯咖啡。芮小丹不在场的时候,肖亚文与欧阳雪毕竟还有一点拘谨。芮小丹一来,气氛顿时就轻松了。

肖亚文喝了一口咖啡,问:“欧阳,你比我大两岁吧?”

欧阳雪笑道:“今年29了,是周岁,不敢说虚岁啦。”

肖亚文问:“那怎么到现在还没成家呢?”

欧阳雪说:“你不是也没嫁出去嘛。”

肖亚文说:“我呀?我在等那个能把我糊弄住的人呢。”

欧阳雪问:“怎么这么说呢?”

肖亚文说:“只有对我有意思的人才会来糊弄我,不能糊弄住我的人我不会上当。男女那点感情的事从古到今有几个是真的?能糊弄住就权当是真的了。”

欧阳雪笑了,说:“我估计你是嫁不出去了。”

肖亚文问:“那你呢?”

欧阳雪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自己挣衣挣饭了,就不用卖自己了。”

肖亚文说:“也不全是穿衣吃饭,还是有个感情问题。”

欧阳雪说:“你都说了,有点感情基本上也是假的。我虽然没多少文化,可婚姻那点事我还是想明白了。

亲爹亲娘都靠不住,人家男人凭什么要养活女人?就是因为女人能让男人那个。我看过那种片子,男的使劲,女的叫唤,女人跟男人讨点吃穿还真不容易。

女人为什么害怕第三者插足?就是因为她的那东西无效了,人家的那东西有效了,那东西得有效才能当吃当喝。婚姻有什么用?能离婚就没用,有用的就是分男人点财产。”

肖亚文放下杯子说:“姐姐,高见哪!”

男女那点感情的事从古到今有几个是真的?能糊弄住就权当是真的了

天道:肖雅文的爱情观,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接受么?

这一段论述个人觉得非常真实也很现实,也相当的客观,有点像当代大龄女青年的社会调查,代表了相当一部分有一定经济基础、文化层次的精英白领的爱情观和婚姻观。可惜电视剧将原著中的这段对话删掉了。

肖亚文不仅精明能干,且能文能武,毕业于警官大学,跟着丁元英见过大场面,接触的圈子也不一样,格局也够大。文能帮丁元英处理公司业务出国洽谈,武能代理格律诗难缠的官司。

虽说是丁元英的布局,但也要肖亚文经受住考验,还要有足够的格局和胆识。

肖亚文可以说是精英白领的优秀女性,一般人还真入不了她的法眼,肖亚文所谓的“糊弄”,何尝不是一种精神层面上的征服。以她的能力,它不缺少经济层面的东西,她需要的是精神食粮。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当女性物质条件得到满足之后,就会有精神层面的需求,从而对婚姻,对爱情就有了更高的要求。而精神层面上的伴侣又难以寻觅。所以想找一个能够糊弄住的人,也没那么容易。

其实芮小丹则一语道破关键,“当女人不需要通过支付性去换取生活资料的时候,当男人不需要支付生活资料而征服女人的时候,你就愿意上床了。”

天道:肖雅文的爱情观,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接受么?

也就是当女人有了一定经济基础之后,男女双方有了更多能够平等对话的条件。这样才能有更好的爱情和婚姻。相互尊重如果有了经济和物质掺和,一定会大打折扣。

而变得一方有所图谋,这样的婚姻和爱情,有什么意义,中国古人在讲的门当户对,不是没有道理。

而在电视剧中肖亚文一直把自己的位置摆的有点低,这也难怪,遇到丁元英这种人,想不放低也难,她在丁元英面前从来都是规规矩矩的说话办事,这本身就是一种能力的体现。

但是她和同一层次的朋友,欧阳雪芮小丹在一起说话时就完全看的出来,也绝对是一个开朗活泼且有幽默感的女人,书中描写可见一斑。

肖亚文说:“说到男女之事,我有个拆文解字的段子,正宗亚文版本,又分贬义版和褒义版,且绝无分号。今天高兴,给你们表一段。”

芮小丹还没听就先忍不住笑了,说:“亚文虽是大家闺秀,可黄段子堪称一绝。”

肖亚文拿起咖啡伴侣瓶子,像说书先生一样拍了一下醒木,说:“奸字,女字旁加一个干字。奸者,污秽也。干女为奸,女干亦为奸。”

三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肖亚文又拍了一下咖啡伴侣醒木说:“刚才是贬义版,现在说褒义版。歌字,哥字旁加一个欠字。歌者,情之声也。欠哥之声为歌,哥欠之声亦为歌。”

芮小丹和欧阳雪笑得直不起腰来,芮小丹一边笑一边说:“这段子太黄了,你可是警官大学的高才生,一肚子学问全用在这儿了。”

肖亚文说:“那就给你们来个高雅的,绝对真实版。你们见过丁总骂人没有?我肯定你们没见过,但是我就见过一次。丁总骂人,那才真正是堪称一绝。”

欧阳雪说:“大哥也会骂人?”

肖亚文说:“有一次丁总遇见一个多年不见的熟人,这人就请丁总吃饭。这人原是学理工的,后来改行作音乐评论人,满腮胡子,头发老长,扎个马尾巴,手腕戴个珠镯子,就是那种一看就有文化气质的扮相。席间这人不停地高谈阔论,谈艺术,谈音乐,极力想给丁总一个高雅脱俗的印象,连我都看出来了。丁总听着,很少说句话,直到散席在餐馆门口道别的时候,丁总给他留联系电话,出问题了。”

肖亚文喝了一口咖啡润润嗓子,接着说:“丁总没名片,我就拿出记事本写号码,丁总说一个我就记一个,从手机到座机,从北京到柏林,从司机到助理,留了7个电话,写满了3页,那个臭显的俗啊,浑身洋溢着暴发户的小家子气,那人都等得不耐烦了,终于带着一脸的轻蔑逃走了。我想来想去不明白,就问丁总,我说:丁总,咱有那么俗吗?丁总说了一句话,差点没让我从车里掉下来。”

欧阳雪急切地问:“什么话?”

肖亚文说:“丁总说,那样他就高雅了。”

天道:肖雅文的爱情观,如果是你的话,你能接受么?

而另一件事是在咖啡厅,她在思考伯爵公司出价600万收购格律诗的事情时,还能够逻辑清楚的拒绝了那个想要搭讪的男士,这里的重点不是拒绝搭讪,而是肖雅文拒绝时谈吐的思维逻辑。

从丁元英让肖亚文去给格律诗公司找仓库,到最后让她代理打官司,设计让她接受格律诗,在个人能力上,肖亚文绝对没得说,能力也算杠杠的。

审时度势而且有胆有识,这一点一般男人做不到,至少书中的叶晓明,冯世杰,刘冰就不行。

肖亚文虽然没有到丁元英那种完全脱离现象看本质的境界,也不是芮小丹在“自性自在,不昧因果”,但绝对应该是通透豁达,聪明智慧及理智之人。

所以她的爱情观,才会如此的真实而又现实,其实也暗合了中国古老的说法,门当户对。如果是你,你能接受么?

---------------------------------

本文由鱼乐嗨世界原创,小人物的视野看世界,你有你的大世界,我有我的小视野。!

关注并私信我,发送文字“天道”,即可赠送未删减版电视剧,免费获赠本文所提到的《遥远救世主》电子书!以及免费获取一份本打开你思维的电子书。

百度 https://cloud.baidu.com/product/textcensoring 文本审核结果 {"errno":0,"msg":"success","data":{"log_id":4346481157912428676,"result":{"spam":0,"review":[],"reject":[],"pass":[{"score":0.0049999998882413,"hit":[],"label":1},{"score":0.021999999880791,"hit":[],"label":2},{"score":0,"hit":[],"label":3},{"score":0.092868874172185,"hit":[],"label":4},{"score":0.003000000026077,"hit":[],"label":5},{"score":0.078000001609325,"hit":[],"label":6}]}}}
2020-05-04 20:41:05
0 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