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运工
搬运工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原文地址http://www.toutiao.com/a6837831333033542155/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说起《德伯家的苔丝》一书,是我看了第二遍的书之一。记得第一次看这本书,是在刚参加工作之时,纯粹把它作为了一本关于爱情的小说去读,并没有领悟其深刻的内涵。

前些时间,与朋友聊天,聊到了这本小说,于是我再次买了这本书,开始读起。重新读这本书,发现中年的我,其有些内容记忆犹新,对这本书的内容和含义有了不同的认识和理解。

《德伯家的苔丝》被称为英国文学史和世界文学的瑰宝,出版于十九世纪末,作者是英国伟大的现实批判主义作家,“一个耸立在维多利家时代和新时代交界线上的忧郁形象——托马斯·哈代。

《德伯家的苔丝》主要是讲述了一个纯洁、质朴、正直、刻苦、聪明美丽的农村女孩被逼得走头无路,终于杀人而被判绞刑的故事。

悲剧带来的思考是持久的,因为悲剧更能触动内心。

苔丝,一个美丽纯洁善良宛如含苞待放花朵般的姑娘,却要遭受命运的不公对待,被假表哥阿历克·德贝维尔奸污不幸生下孩子,孩子出生不久后便夭折,之后遇到牧师的儿子安琪尔,两人相爱并结婚了。

苔丝以为遇到了真爱,并向安琪尔坦白了自己的过去,没想到却遭到到安琪尔的抛弃。

与眼前的幸福失之交臂,这时家里又发生了重大的变故,苔丝为了维持家人的生存而再次沦为阿历克·德贝维尔的情妇。

抛弃苔丝的安琪尔后悔不已,又回心转意来找苔丝,这激发了苔丝的复仇情绪,她杀死了阿历克·德贝维尔,并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01在现实与命运的冲突里,你的美丽善良质朴,终究没有敌得过贫穷,得到尊重。

《苔丝》中阿历克·德贝维尔有一句话:“美是要付出代价的。”

苔丝用美换取了人们无限的“哀伤”,无论是愚蠢还是聪慧,都会被苔丝的“凄美”而伤。

书中的开始,她由于担心喝得酩酊大醉的父亲半夜外出送蜂蜜进城会出现意外,与弟弟一起替父亲跑一次腿,然而途中却出现了意外――她家唯一一匹赶车的马被轧死了。

失去一匹马对他们这样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就是失去了用以维持生活的工具。在埋葬这匹衰老枯瘦的马时,几个孩子们都放声大哭。

但苔丝没有,“她的脸色淡漠惨白,没有表情,仿佛把自己当成了杀人凶手”,书中是这样描写的。

然后她带着一种负罪感――是她自己的疏忽大意才使家庭的生活出现了危机,和她对父母的孝顺,对弟弟妹妹们的关爱,以及她强烈的责任感――必须使家庭摆脱困境的责任感。

苔丝家虽然贫穷但过的还可以,而当苔丝的父亲约翰·德比被告知自己这样一个贫穷小贩竟是古代德伯家族―一个十分高贵显要的家庭的后裔后,她的父母要她去有钱的德伯太太家攀亲戚。

她天性纯朴,厌恶趋炎附势,不同意去。

但她年轻的肩上担负的家庭重担,似乎一天天加重了,因此应该作为家庭代表去见有钱的阔亲戚,也就成了她理所当然的事情。

苔丝心里总有一种她惹了祸的沉重感觉,因此这就是苔丝对她母亲的愿望,比平时顺从多了。

后来。她悲伤地说:“好吧,马死在我手里,我想应该做点什么来挽救,我不在乎前去见她。”

她去见了阔亲戚后,生活发生了巨的变化。不该占有这个女人的男人占有了这个女人,好几千年来,善于分析的哲学家们都没有能够按照我们对于秩序的观念解释清楚。

的确,一个人也许认为,在现在这场悲剧里,可能暗藏着报应的因素。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02苔丝是暴力、恶势力及维护他们的法律,国家机器的受害者。

苔丝在绿草如茵,风景如画的乡野里长大,尽管家庭生活窘迫,但少女时代的苔丝内心是明朗,欢快的。她热爱生活,敢于面对一切困难,为了维持家庭,不惜牺牲自己。

苔丝一生都是强权和暴力的受害者。阿历克·德贝维尔之所以敢称霸四野,为非作歹,为所欲为,不仅因为他有钱,有势,而且更主要的是有资产阶级国家机器,法律的保护。

社会和法律都认为侮辱和迫害苔丝的人是正当的,而受迫害的苔丝则是有罪的。苔丝一生都必得逆来顺受,忍受含垢,不能自卫。

苔丝成了资产阶级国家祭坛上的祭品,苔丝的悲惨遭遇,社会对苔丝的不公正,表明了资产阶级法律的不仁道和虚伪。

书中有一句话让我记忆深刻,就是“他本是给她带来祸根的人,现在却站在了神灵那一边。而她本是受害的人,现在灵魂却还没有得到新生。”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苔丝再一次遇见阿历克·德贝维尔时,他身上穿着半是牧师、半是俗人的服装,改变了他脸上的神情,掩盖了花花公子的面目。

《圣经》上的那些庄严句子,从他那张嘴里滔滔不绝地讲出来,苔丝最初听在耳里,只感到恐怖荒诞,感到不伦不类和心中的不快。

阿历克·德贝维尔与其说是改过自新,不如说是改头换面。以前他脸上的饱含色欲之气的曲线,现在变成了柔和的线条,带上了虔诚的感情。

苔丝心想,这可是真的如此吗?她不能再让自己采取这种缺少宽容的态度了。在世界上那些改恶从善把自己的灵魂拯救出来的人当中,亚雷并不是第一个,为什么一定要看他不自然呢?一个有罪的人,罪恶越深重,变成一个圣徒也就越伟大。

苔丝从心理上沦陷了。所以,苔丝的“悲哀”,是在社会制哀的总前提下,也有她性格制哀的一方面。其“哀”的成因不仅有客观的而且还有主观的,也就是说不仅有外在的,而且还有内在的。

我们在论及了苔丝“悲哀”的因素之后,还应该指出的是造成她痛苦,不幸的还有其自我的原。

苔丝是勇敢的,她敢于大胆地反抗传统道德,追求幸福,然而她却不能彻底摆脱传统道德对自身的羁绊,这又表现了她性格软弱的一面。

苔丝是被哈代理想化了的现代女性。在哈代的理想世界中,苔丝是美的象征和爱的化身,代表着威塞克斯人的一切优秀的方面:美丽,纯洁,善良,质朴,仁爱和容忍。

苔丝的灵魂是纯洁的,但是在资产阶级的道德面前,她却被看成伤风败俗的典型,奉为警戒淫荡的榜样,是侵犯了清白领域的“罪恶化身”。

同情之余,也为她那种为了追求爱情不畏世俗的眼光,不向阿历克·德贝维尔屈服的精神感到敬佩。

在她从德伯家回来后,她母亲知道真相时说:“有了那种关系,除了你之外,任何女人都会那么办的呀!”而苔丝果断说出:“也许别的女人会那么做,不过我不会。”从此就可以看出苔丝向传统的观念发出了挑战。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03丈夫乞求苔丝的原谅。他教会了人们懂得珍惜和爱。我想其实幸福就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想开了幸福就很容易得到,如果思想偏激,只认死理,那只会毁掉本该得到的幸福。

安琪尔就是这样的人。当苔丝向安琪尔坦白了自己的过去,没想到却遭到到安琪尔的抛弃后,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

安琪尔在国外的这段生活,使他在思想上成熟了十二年。现在吸引他的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不是人生的美丽,而是人生的悲苦。既然他早就不相信旧的神秘主义体系,现在他也就开始不相信过去的道德评价了。

什么样的男人才是一个有道德的男人呢?再问得更确切些,什么样的女人才是有道德的女人呢?一个人品格的美丑,一仅仅在于他取得的成就,也在于他的目的和动机。

几年后,安琪尔回来,再次寻找苔丝。

安琪尔看到“两个好心人”写给他的信:“尊敬的先生……如果你像她爱你一样还爱着她的话,请来保护你的妻子吧。”

安琪尔见到苔丝的母亲及家人时,他向他们解释,他是苔丝的丈夫,又说明了他来这里的目的,他说话的时候感到非常难堪,他打听苔丝的下落,并说:“我希望能立即见到她。”“她现在住在哪儿呢?”

“啊,她不在那儿住了。”她说话闪烁其词,又住口不说了。因为苔丝的善良、质朴和容忍,她不再奢望能得到丈夫的原谅,所以,她把自己隐藏了起来。

《德伯家的苔丝》:如果你认为它只有爱情,那就说明你还没有读懂

当两人重逢时,苔丝说:“我真得把他给杀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把他杀了的,”她继续说,“安琪尔,杀他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我。早在我用手套打他嘴的时候,我就想过,因为他在我年幼无知的时候设陷阱害我,又通过我间接害了你,恐怕总有一天我也许要杀了他。他来这里拆散了我们,毁了我们,现在他再也不能害我们了。”

安琪尔说:“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我谦卑的求你原谅。”

苔丝嘴上说着:我原谅你了,可是太晚了!心里早已乱成麻,杀了阿历克·德贝维尔与爱人出逃,仿佛亡徒。

纸包不住火,该还的总要还。看着在石头上熟睡的苔丝,安琪尔忍不住啜泣,他在为自己曾经的选择懊悔,正是因为他,苔丝才走上不归路。

警察找来了,安琪尔知道无路可逃,只是请求:“让她把觉睡完吧。”

苔丝最终被吊死。被带走前,她从容地说:“现在可以走了。”她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百度 https://cloud.baidu.com/product/textcensoring 文本审核结果 {"errno":0,"msg":"success","data":{"log_id":8430296435737429517,"result":{"spam":0,"review":[],"reject":[],"pass":[{"score":0.0020000000949949,"hit":[],"label":1},{"score":0.15000000596046,"hit":[],"label":2},{"score":0,"hit":[],"label":3},{"score":0.28958145695364,"hit":[],"label":4},{"score":0.003000000026077,"hit":[],"label":5},{"score":0.10400000214577,"hit":[],"label":6}]}}}
2020-06-13 22:00:40
0 热度